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

<address id="opoz4"><legend id="opoz4"></legend></address>
    1. <object id="opoz4"><var id="opoz4"><meter id="opoz4"></meter></var></object>

    2. <object id="opoz4"><font id="opoz4"><kbd id="opoz4"></kbd></font></object><pre id="opoz4"><sub id="opoz4"></sub></pre>

    3. ?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專題 >> 詩詠中國夢 >> 李蘭花:老屋:故鄉嬗變的印證
      推薦閱讀

      李蘭花:老屋:故鄉嬗變的印證
      2019-12-17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青海作家網

      老屋:故鄉嬗變的印證

      李蘭花

      我的老家在民和李二堡鎮李家村,那時候不叫“鎮”,叫“公社”。李二堡鎮,位于湟水河南側谷地;李家村,是李二堡鎮黨委政府所在地。當地群眾把我家所在的那片地方叫“堡子”。這個稱呼,與一段久遠的歷史有關,與我家房后一堵厚厚的老城墻有關。

      聽奶奶說,那堵古城墻年代很久了,從她記事時就有。追溯歷史,李二堡原為西寧李氏土司東伯府(府衙在今民和縣川口鎮)一門李瑁封地,有李氏家族聚居的上下兩個城堡。李土司家族的大房三房均居住于上堡,下堡由二房居住。

      我的家族屬二房,是東伯府土司李英的后裔。我家房后的這堵古城墻,真是李土司二房居住過的城堡。城墻高6米多,墻體底部寬2米多,頂部寬1米多。東邊的一堵墻向前延伸,在距我家大門約50米處被攔腰斬斷,斬斷的豁口處是一條寬約8米的沙土路,是從縣政府所在地川口通向李二堡、塘爾垣的主路。追溯根源,是我爺爺的爺爺,或許更久遠的那輩人,在蓋房子時,選擇了老祖宗遺留下來的這堵又高又厚的城墻作了家園的圍墻。

      在我模糊的記憶中,我家那時候的房子又破舊又狹小。在用土墻圍起來的莊廓里,北面蓋有三間房,這三間房從里面用土墻隔成了套間,變成了兩間一室和一間一室的兩個房子,墻上挖了一個上部呈弧形的洞作為門,沒有門板,掛了一塊布當門簾。較大的兩間房叫作“大房”,供奶奶住。姐姐和我,還有后來的弟弟,就跟奶奶擠在一塊住。把較小的一間叫“尕房子”,平時放一些雜物,有親戚來時,我和姐姐就在尕房子里睡。東面有兩間房,供父親和母親住。北面和東面拐角處的一間是灶房。所有房子的地面都是土面,由于走動、打掃等原因,地面變得坑坑洼洼。那時候,冬天很冷,房子里沒有大火爐,奶奶炕上的一個火盆是唯一可烤手的地方。放學回來,先爬到炕上,一邊在火盆上烤著手,一邊將凍得麻木的腳塞進被窩。記憶中,在那寒冷的冬天,奶奶的被窩是最溫暖的地方。

      那時,我家的大門和房門都是單扇的木門,開門關門時發出“吱吱扭扭”的響聲。窗戶是用木頭條做成的小方格,窗戶里面用白紙糊著,用來擋風。薄薄的一層紙,常常是被我和弟弟不小心戳破,戳破的地方又用紙補起來。窗戶上的紙要到過年的時候才換新紙,每年臘月,窗戶上已有多個補丁,可以說是千瘡百孔了。

       

      我10歲的時候,我家的房子進行了翻修,北面蓋成了五間房,三間正房分別由奶奶和兩個弟弟住,兩間側房分別由我和姐姐??;東面蓋了三間房,由爸爸媽媽住。翻修后的房子,窗戶換成了帶玻璃的。有了帶玻璃窗戶的房子,里面亮堂了許多,房子的地面仍然是土地面,但比以前平整許多,大門也換成了較大點的木門。到了冬天,奶奶房子里的火盆換成了生鐵爐子,爐子的面是圓形的,比較大。有了這個爐子,冬天就不用在廚房里燒開水了,奶奶煮熬茶也方便了很多。

      那時候,我喜歡上到房頂去玩,房頂的角落是個避風港灣。深秋午后,當西斜的太陽照在房頂上時,被老城墻圍成直角的角落是最溫暖的地方,坐在那里看書或玩耍,比沒生爐子的房子里暖和得多。春天和夏天的房頂更是充滿了生機,從老城墻里長出來的一棵杏子樹,雖然不高,但很茂盛。當春天的第一縷風吹過樹梢時,便吹開了這一樹的杏花。杏花的香氣時常隨微風飄到院落,飄進屋子。若遇大風,紛紛揚揚的花瓣如天女散花般飛落到院子里。

      從房頂還可以爬到厚厚的老城墻,城墻上有芨芨草、沙蔥和小野花,還有多年風雨侵蝕留下的苔蘚。寬厚的老城墻像一條空中小路,給我的童年生活增添了許多樂趣,我在城墻上拔芨芨草,采沙蔥,摘野花,有時候也揪幾撮苔蘚。站在高高的城墻上,能看到公路下面的河灘以及河灘對面的村莊和莊稼地,還能看到更遠的風景。

      那時,我家院子里有一棵沙柳樹,屬于百年古樹。高大且有點彎曲的樹身,像是一位風燭殘年的老者,見證著我家的變化,也見證著社會的發展和歷史的變遷。我上小學的時候,省上的植物專家來考察過這樹,給奶奶在樹前拍照留念,并囑咐我家人要保護好這棵沙柳樹。站在房頂上,我伸手能夠著它婆娑的枝條。端午前后,沙柳樹上便開出米粒大小的粉紅小花。那碎碎的花一束一束的,隨風擺動,像是樹上掛著一串串紅色的風鈴。我也時常摘下一兩串花朵插在頭發上,或掛在衣服的紐扣上,心情也像花兒般美好。對于那時沒見過桃花、梨花的我,房頂上的沙柳花和杏花,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花,她們不但裝飾了我家的院落,也滿足了我少女時代愛美的心情。

       

      1978年12月,召開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隨后便轟轟烈烈地展開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分田包產到戶,自負盈虧”是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主要內容,以發揮農民的生產積極性,改變農民的生活條件。

      1982年,我們生產隊實行了土地承包制,在土地分配中,我家按人口分到了2畝旱地、3畝水澆地,一共5畝。和生產隊里的其他人家一樣,我們一家人開始了在那5畝地上辛勤的勞作。經過施肥拔草等勞動后,土地漸漸變得肥沃,無雜草,病蟲害也少了,糧食產量逐年提高。幾年下來,家里有了存糧,雖未達到小康水平,但溫飽問題已經解決。在當地鄉政府工作了二十多年的父親,積攢下來一些錢。我從民和師范學校畢業,成為一名教師,能從不算高的工資里拿出一部分錢補貼家用。

      我家房子的第二次翻修,是在改革開放10年后的1988年。那時,我家的生活條件好了許多。春耕之前,已備好了木料、石頭、沙子、水泥等原料。這次,計劃把所有的舊房全拆了,在原址上蓋新的。春天,當地里的麥子長出綠油油的麥苗時,我家的房子也開始動工了。

      父親請來鄉上手藝最好的木匠,首先開始了木工活。兩個手藝精湛的木匠先是用鉛筆在木頭上畫出圖形,再用鋒利的刻刀慢慢雕刻。從他們緩慢的進展速度看,在木頭上刻花草是極細致的活,不僅體現著木匠的技藝,也考驗著他們的耐力和責任心。經過一個多月的精工細作,八間房子所需的木雕基本完工,接下來是拆舊房子、打地基。這時候,地里的麥苗有一尺多高了,綠茵茵的,長勢良好,天氣也變暖了。拆了舊房子,我們家人暫住在西邊搭起的簡易帳篷里。

      拆舊房、蓋新房,除了請來的工匠、親戚,鄰居和莊子上的人也隔三岔五過來幫忙。經過一系列工序,八間磚木結構的房子依著老城墻矗立在東北兩面。同時,院子的圍墻由原來的土墻換成了磚墻,大門由單扇換成了雙扇,出于對老城墻的留念,依然保留了大門外存在了幾百年的那一段城墻。

      新蓋的房子寬敞明亮,房間的地面是水泥的,磚墻上粉刷了白色的涂料。一幅幅雕刻精美的花草圖案,在刷了油漆噴了清漆后,顯得栩栩如生。

      等到室內墻完全干燥后,我們搬進了新房。坐在炕上,透過明亮的玻璃窗戶,院中高大的沙柳樹一覽無余。此時,奶奶已是93歲高齡了。沙柳樹也和奶奶一起在變老,彎曲的枝干,粗糙的樹身,像極了風燭殘年的老人。北房后墻上那棵杏樹,把一樹芬芳的花朵獻給這年的春天后,于夏初被連根砍掉了,留給我茫茫的傷感。老城墻上的芨芨草在夏日的陽光下依然蓬蓬勃勃地生長著,旺盛的生命力并沒有因拆房、蓋房而減弱長勢。

      這一年冬天,家里很暖和,新房子的門窗比較嚴實,肆虐的寒風再也進不到房子里。奶奶住的大房里安了個大烤箱,紅透爐蓋的火苗,把溫暖擴散到整個房間。

       

      1989年春天,我出嫁了。這年初冬,94歲的奶奶溘然長逝。奶奶的離世,讓那三間大房一下子變得空落落的,我感覺這個大家庭失去了溫暖的中心。

      以后幾年里,我家的生活狀況日漸改變,日子過得越來越好。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我的家鄉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農村人的生活,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門口做生意的人多了起來,外出打工的人多了起來,連女人也走出家門,到新疆摘棉花,去格爾木摘枸杞。勞務輸出已成為人們提高生活條件的主要途徑。農村人家的房子,由原來的土木結構逐漸向鋼筋混凝土結構房或磚混結構房過渡。

      2012年,在新農村建設規劃中,懂建筑技術的二弟決定重新蓋房。此時的父親已是83歲高齡的老人了,不再操心家里的大事。這次蓋房子,沒有在舊房原址上蓋,而是向前挪了十幾米,把大部分地點選在了大門前的自家地里,老城墻庇護的舊房子作了后院。

      這次蓋的是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房,選材備料花了近一月時間。初夏6月,趁田里的麥子還沒開始收割,我家新房開始動工,兩個多月后,300多平米的封閉式房子終于完工了,父母、弟弟、侄子侄女們各自擁有了獨立的臥室,還有專門的客廳、客房。窗子是雙層的鋁合金窗,地面和過道里鋪了白色的地板磚,各個房間里安裝了暖氣,家具也換了新的。寬敞明亮的新房,與城里的樓房相差無幾。喜歡養花的母親養了十幾盆花,即使在寒冷的冬天,過道的花盆里依然郁郁蔥蔥、春意盎然。

      2016年,“高原美麗鄉村”建設項目在李二堡鎮部分村子實施。按上級部門“拆殘垣、砌新墻、建新房”的規劃要求,我家后院的舊房子要拆除了。拆之前,我特意上了房頂,去看看老城墻和芨芨草、苔蘚。讓我驚訝的是,不知從何時起,北面的老城墻長出來一叢檸條,足有一米高,數根長長的枝條順著墻垂下來,開滿了黃花。我用手機拍下了這叢開滿黃花的檸條。照片的背景是土黃色的城墻,我把照片命名為“老城墻上的春天”。這張照片,是對老城墻的懷念,對老院的懷念,對我童年的懷念。

      按照“高原美麗鄉村”建設的要求,村民們的房子基本上要保持一樣的風貌。因李家村是鎮政府所在地,大部分村民的房子是在前幾年進行危房改造時新蓋的。在實施高原美麗鄉村建設時,由政府出資,把各家的房頂、大門和圍墻進行了統一修葺。綠色的鐵門,白色的圍墻,房頂和圍墻頂部是絳紫色的琉璃瓦,村容村貌煥然一新。

      新中國成立70年,老百姓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衣食住行、交通工具、家具家電到生活理念,都有了質的飛躍。我家和許許多多人家一樣,沐浴著改革開放的陽光雨露,享受著國家的惠民政策,過上了和城里人一樣的小康生活。

       

      ?
      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
      <address id="opoz4"><legend id="opoz4"></legend></address>
        1. <object id="opoz4"><var id="opoz4"><meter id="opoz4"></meter></var></object>

        2. <object id="opoz4"><font id="opoz4"><kbd id="opoz4"></kbd></font></object><pre id="opoz4"><sub id="opoz4"></sub></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