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

<address id="opoz4"><legend id="opoz4"></legend></address>
    1. <object id="opoz4"><var id="opoz4"><meter id="opoz4"></meter></var></object>

    2. <object id="opoz4"><font id="opoz4"><kbd id="opoz4"></kbd></font></object><pre id="opoz4"><sub id="opoz4"></sub></pre>

    3. ?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專題 >> 詩詠中國夢 >> 冷龍嶺下,眉戶戲婉轉悠揚
      推薦閱讀

      冷龍嶺下,眉戶戲婉轉悠揚
      2019-12-19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青海作家網

      冷龍嶺下,眉戶戲婉轉悠揚 

         老梅

       背靠祁連山中段稍往東的冷龍嶺雪峰的邊麻掌村隸屬于門源縣西灘鄉,這個處于腦山的小山村里有一個已經存在了六十多年的響當當的農民眉戶劇團。 

      農民?唱戲?

      就以為他們唱戲,只要照葫蘆畫瓢,裝虎像貓,做出一點唱戲的樣子就行了。

      當我有機會走近這個劇團,走近這一群面孔黝黑的農民時,才真正了解了這個劇團的悠悠往事,一睹了這一群唱戲的農民臺前幕后臺上臺下的無限風采。

       悠悠往事

       

       說起自己的劇團,邊麻掌人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他們的言語間、眉宇間無一例外地全都珍藏著這個劇團曾經的輝煌。尤其是劇團的演職人員們更會打開話匣子,娓娓道來,他們說的最多的是這個團的歷史,他們滿含深情地的敘述,我的眼前徐徐展來了這個草根劇團發祥、發展、沉寂、又發展的一幅幅畫面。

      1949年門源解放,門源全縣興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群眾文化活動浪潮,縣、區、鄉、村紛紛組建歌舞隊、秧歌隊、社火隊、皮影班、戲劇團等,邊麻掌村也順勢而為,在幾位老曲把式的帶動下,于1952年臘月組織一些熱心于唱戲的人成立了劇團。

      劇團最初由少時在大通唱過戲的陳永錄,在互助唱過戲后又當了兵仍唱戲的劉延科和愛好音樂的劉延成等三人發起組建。當時招收本村十多個青少年學戲,最大的三十歲,最小的十三歲,學戲唱戲的場子就在陳永錄家里擺開。

      邊麻掌村處于腦山,自然災害頻繁,十種九歉收,群眾生活十分困難。劇團建立初期根本沒有任何資金來源,服裝、道具全部自行解決。服裝多是演員自家女子的花衣裳,頭飾(他們叫“箍兒”)都是自己動手制作,心靈手巧的劉延科用紙張和牛皮裱糊好弦筒,松木做柄紅柳木做弦扭制做成了伴奏的弦子。他們最先學唱的是發源于陜西眉縣、戶縣的傳統眉戶戲。當時學戲的青少年們白天黑夜連續學習了一個臘月,學得好的陳明文、王統福等人隨陳永錄、劉延科從正月開始在本村正式亮相演出,至此,這個農民組成的劇團就在邊麻掌村正式扎下了根基。

      第二年開始,劇團走出了本村,在附近的老龍灣、崖頭、旱臺、牙合等莊子演出。在學唱演出群眾喜聞樂見的傳統的古裝戲外,還有《兄妹開荒》和自編的《贊海北》《馬匪拔兵》《向陽落井》等配合時政打氣鼓勁的新編現代戲。后三出戲都是劇團演員共同編輯,教書先生宋元宏執筆寫成。這幾部現代戲深受群眾喜愛,在當時起到了極好的思想宣傳作用。

      那時,因為沒有什么其它的娛樂活動,在劇團的引領下,本村及鄰近村莊的好多年輕人都迷上了唱戲。每年農閑時節,當劇團演員們放下農具換上戲服拿起樂器,整個莊子便沉浸在唱戲的熱烈氛圍中,愛唱的上臺唱,愛聽的臺下聽,陳明文、張世孝、王統福、席尚珍等為主的實力派演員已然成了當時的“明星”。

      為擴大演出路子,1956年、1957年劇團開始學唱秦腔,一直唱到1966年,劇團唱連本戲也唱折子戲。他們鄉上演、區上演、縣上演,演出了當代農民的激情,演出了響當當的名氣。因為唱得好,幾乎家喻戶曉,上川下川、十里八村都紛紛來邀請劇團到他們的莊子上演出。劇團馬不停蹄,一場場地為群眾演出。由于當時的條件限制,劇團每場演出的報酬基本上是一條“紅”、兩包茯茶、幾十元錢,這些報酬的大部分緊著為劇團置辦一些必須的家當,給演職人員的報酬微乎其微。但演員們無怨無悔,撇下生活的苦辣酸甜,以自己樸素的情懷投入到眉戶表演藝術中。這支老百姓自己的演出隊伍,每到一個莊子演出,全莊的群眾象過節一樣,迎接他們如迎接親人,把他們安頓在最好的人家,拿出最好的東西款待他們。猶記得一年的寒冬臘月飄大雪的天氣里,陰田鄉大溝腦村演出傳統戲劇《竇娥冤》,受劇情感染,唱戲的哭,看戲的哭,臺上臺下演員觀眾一片哭聲,在漫天雪花的映襯下,戲里戲外,場面悲壯凄涼!有些平時不孝順老人,夫妻不和不好的觀眾受到極大觸動,涕淚橫流!這場戲的演出情形成為劇團所有人不可磨滅的整體記憶,在每個演職人員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由此大家也更深地領會到戲劇的無窮魅力和教化人心的非凡意義。

      當時劇團所需開支均是本村農民自愿捐獻青稞、油菜換來的,如果沒有邊麻掌的群眾,劇團是無以為繼的,是父老鄉親們的支持和養育才使這些泥腿子演員有十足的底氣和信心演下去,而邊麻掌人也因為有這樣一個自己的劇團在人前倍感自豪。

      劇團成立的十年間,他們先后在6個鄉的18個村里演出360多場次,僅粗略估計,觀眾至少在18萬人次以上。同時還參加省州縣調演、匯演捧回大大小小16次獎勵。如今六七十歲的門源人,無不對邊麻掌劇團的眉戶和秦腔有著久遠而溫暖的記憶。他們的大戲,無疑為當時普遍缺少文化娛樂的群眾生活注入了一股精神的清泉,凈化、陶冶了人們情操,提升了人們的道德修養。

      劇團組建至今六十多年來,有過輝煌,有過沉寂。1966年社教運動以后及文革十年劇團,以破舊立新、鏟除牛鬼蛇神等理由被迫停演,辛苦置辦起來的一些服裝、道具、樂器等當時全部歸到學校,樂器和頭面的箱子成了會計的賬本匣和拖拉機手的工具箱,幕布給了養蜂員,門簾圍裙給了大隊衛生所,演員們都一心參加農業生產。

      1977年春風吹拂,大地解凍,劇團要恢復演出了。但此時這個曾經摔打錘煉叫得響名聲在外的劇團除了演職人員外竟然一無所有。已經憋了十年的那些老藝人們,此時似乎枯木又逢春,都鼓足了勁要好好唱上一唱。一切便從頭“湊”起:八個合作社為了幫襯劇團盡快正式演出,每個社給劇團補助40元,計320元,劇團24個演職人員每人自籌30元共720元,合計1040元購置了簡單戲裝、化妝品、樂器等;把散失在人家而現存的戲裝道具收集起來;借姑娘媳婦的緞主襖、花布衫、首飾等,缺啥借啥、有啥借啥,連外出演出時的衣箱也是劇團演員借自己媳婦的陪嫁大紅箱子;到哪個村演出,人家掛個紅、給點演出費,趕緊用來縫條戲褲,購點戲具;本村在外工作的人回來了,就央求他們畫一幅布景,借一把胡琴,要一點胭脂和演唱資料什么的;道具不夠就自己做,他們先后自己動手用鐵罐頭盒、硬紙板做了兩把板胡,用驢皮蒙了一個小平鼓、一個戰鼓;用紙、布糊了沙帽、公子帽和花旦頭面;能人葉培錄還用黑緞子做了一件包公龍袍,至于劍、刀、矛等道具幾乎全部是自制的……這些泥腿子藝術家們,憑著自己對眉戶戲的癡迷,充分發揮了自己的聰明才智,就這樣七拼八湊,土的洋的買的做的借的要的,居然湊出了上萬元的資產!自此,劇團開始了新一輪的輝煌時期。如果說劇團建立初期到60年代是紅火時期,那么這一次的恢復演出至土地承包到戶之時,就是劇團的鼎盛時期。他們的身影又重新出現在門源城鄉,一個莊子連一個莊子,為百姓送戲送歡樂。那些像潮水一樣涌來的觀眾像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激動不已。就這樣,唱戲的農民在簡陋的舞臺上轟轟烈烈地演繹著古往今來世間事,看戲的鄉親沉入劇情如癡如醉感悟悲歡離合人世情。從臘月的鑼鼓響起,到二月二演出結束,十里八鄉的人們追隨著劇團一場接一場的觀看演出,盡管已熟知劇情的發展,甚至還學會了唱詞和念白,但他們仍不離不棄地跟隨著劇團。每到一地演出,臨近數村的人匯集而來,舞臺附近的墻頭上、樹杈上、草摞上·····都是黑壓壓的人。據不完全統計劇團在這一時期演出近千場,觀眾至少在七八十萬人(次)以上。在為上川下川、十里八村的鄉親們演出中,那些傳統劇、新編劇深入人心,在教育群眾、宣傳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方面發揮了無可比擬的作用。

      正當劇團如日中天時,1984年,因為調莊移民,邊麻掌村的一部分人口要遷移到外鄉定居,劇團指導、老藝人劉延科和幾個主要演員王統福、席尚珍、劉應凱、劉永德等近一半骨干都在遷移之列,劇團被硬生生地分成兩半。這下劇團像炸了鍋一樣,遷走的人主張將劇團一劈兩半,所有服裝道具樂器也一樣均分,但不走的堅決不同意,劇團的根就在邊麻掌,而大部分演職人員也都不遷走,幾次爭執終達成協議,遷走的演員以后演出仍回來,但劇團堅決不能分開。劇團的元老王統福怕以后劇團難以生存,便以激將法刺激當時不走的演員們:我看我走了你們根本唱不下去!他的激將之法終于使當時留下不走的那部分演員下了決心一定要讓劇團越來越好,還將話撂給了他:沒有了張屠夫,還要吃帶毛的豬?多年以后他們也才明白劇團這位元老的良苦用心,如果不是當年他的話也許劇團早就在那時散了。

      90年代,時代變遷,劇團一直在低谷徘徊,在一切歸于快節奏、歸于經濟效益化的現代社會里,娛樂多元化,百姓文化生活趨于豐富,土臺上的鄉戲已經吸引不了人們,劇團還能生存下去嗎?還有接班人的問題。邊麻掌的演員和戲迷們不想將這唱戲的傳統在自己手中斷了線,他們放不下唱了半輩子的戲,在收割完一茬一茬的莊稼后,依然一年一年在新春時節敲響唱戲的鑼鼓,以堅韌執著堅守詮釋著自己的熱愛。

       新老演員們

       

       六十七年,傳承五代。

      一代代劇團人一直視演戲為人生的組成部分,無條件地對劇團付出了可以付出的一切,戲里戲外,他們是一群像金子一樣閃著光芒的人。

      最早的就是發起人陳永錄,劉延科、劉延成及教書先生宋元鴻等,他們是劇團的奠基人,無法想象在那樣艱難清貧的歲月,他們是如何以滿腔熱情點燃了山村鄉親們唱戲的激情。

      最值得書寫的是老團長陳明文,從十三歲學戲,唱了一輩子,是劇團最早的演員,他把一生都獻給了劇團,擔任團長后,更是嘔心瀝血一心撲在劇團上。即使1981年妻子病逝,丟下最大17歲最小5歲的六子兩女,家庭擔子全部落在他的肩上,他又當爹、又當娘,但他硬是忍受住生活的艱辛,克服自己的困難,依然為劇團操心受累。他是劇團總導演,他的家就是劇團的大本營,議事、排練等都在家里進行。陳團長有一肚子的戲,憑著記憶,他將劇團演出的劇目,整理成戲本,用筆一句句寫在一個宣紙裝訂的本子上,對于只有小學文化的老團長,這無疑是一項浩大的工程。當他的眼睛不再有神、嗓音不再清亮、腿腳不再靈巧時,有人說:“老陳,你老了就操心兒女們的事,戲再冇唱頭了。”他則回答:“我有一肚子戲,我唱不下去了要帶年輕人唱哩,兒女們的事劇團的事全要操心。”一直到去世,他的心還依然牽掛著劇團。老團長的大兒子陳生龍一直是劇團箱主兼服裝師,還在樂隊打金鑼鼓;二兒子陳生山嗓音高亢,音域寬廣,自身條件極好,他接了父親唱戲的班,主演生角,客串凈角老生,這幾年成為了劇團的臺柱子;  三兒子陳生榮是劇團樂師,他極有音樂靈感,板胡、二胡、笛子,都是手到擒來。 

      現任劇團團長葉培和的本職是一名會計,三十多年來,先后干過村里的、鄉經管站的、建筑隊的會計,但他最熱愛的還是演戲。十幾歲剛隨父親入團學戲時,因年輕白凈,陳團長就讓他學青衣的戲,他的扮相俊美,十多年青衣角色積累了豐富的舞臺經驗;后來由于體型漸變,又開始扮生角,成了團里的臺柱子,每個劇目都由他出演主角。曾在1993年2月全省農村業余劇團調演中獲得優秀演員三等獎。多年的走村串鄉的演出中,本身作為農民的葉培和非常了解群眾的所思所想,所盼所愿,更清楚群眾的意愿和呼聲,一種創作的沖動促使他這個只有初中文化的人拿起筆,以戲劇形式為人民鼓與呼。他創作的劇本《老來難》有力鞭撻了農牧區老來子不養的丑惡行徑;《楊子忠打工》《夸夸農村新生活》熱情謳歌農牧民勤勞致富、奮發向上建設新農村的精神面貌;《高額彩禮》揭露索要高彩禮現狀,倡樹移風易俗、鄉風文明。這些劇目將生活和現實搬上舞臺,寓教于樂,使觀眾發生共鳴,心靈得到洗禮,成了劇團近幾年演出的重頭戲,受到了群眾的極大歡迎。

      張發財、張發勝、張發旺三兄弟都是劇團成員,兩個是劇團演員一個是音樂伴奏,其中張發財是全體演員中唯一的一個旦角,他戲演得好,唱腔優美動人,人物刻畫細致入微。但他的妻子一直不支持他演戲,1988年在本村演出時,眼看就要開鑼了,他和妻子還在家中打架鬧離婚,若非陳團長的調停,才將二人的火氣壓了下去沒有誤了演出。1993年省上農民劇團調演時,張發財的表演贏得了觀眾和評委的一致好評,獲得個人二等獎。如今他已經六十多歲了,因為經年累月的勞作,臉上布滿了滄桑,任怎樣化上厚厚的妝也難掩去臉上的歲月。好在劇團已經培養了年輕的旦角張發明等,已經能夠接過他的衣缽了。他的兄弟張發旺身材瘦削,丑角的戲演得好,現在他又擔負起旦角、武生的角色,但是他無意間卻總會做出一些丑角的動作來,令人捧腹。張發勝多年來擔任村支書,為劇團跑前跑后,是幕后英雄,拉一手好二胡,擔任樂團的樂師。

      老演員王統壽,在臺上騰挪閃耀,身手敏捷,唱詞清晰,動作瀟灑大方,有板有式;木訥的老演員牛順幫,一經化妝穿上戲服顯得最儒雅,他的動作也最好最到位。還有安國順、王廷珠、李生寶、劉文奎、張發錄;還有張發玉、張發明;新一代演員葉春蔚、宋吉春、葉春林······

      一代代劇團人,他們頭頂蒼穹,腳踩大地,一步步跋涉,流汗流淚,他們唱戲的癡情令人起敬!拿慣鐵鍬鋤頭的粗大的手可以靈巧地伸出蘭花指,踩慣土坷垃的大腳可以安然地踱著方步、踩出裊娜如風擺柳般的蓮花步。他們裝扮的生旦凈末丑那樣惟妙惟肖、生動美好;他們或高亢嘹亮、或哀婉動人、或鶯啼燕鳴的唱腔那樣引人入勝;當他們進行細致的化妝后而變為真正的劇中人時,誰能看出他們一生都是躬耕于壟畝,把心血全交給了土地的農民!更讓人不能相信的是劇團全是清一色的男性!這些劇團的頂梁柱們以“家里的油缸倒了不扶,也要扶好劇團這個水缸”的執著將自己交給劇團,耕耘于土地,癡心于藝術,亦農亦藝,與劇團共生同榮,一生恪守著對眉戶戲割不斷的情懷。

      歷屆村兩委對劇團給予了極大的支持和關心,村干部為劇團跑腿做先鋒官,排憂解難,做好后勤工作。有的干部還是劇團的演員或樂師,干部演員同甘共苦,為劇團頑強生存奠定了基石。如果沒有村兩委的支持,劇團的鞏固和發展也就無從談起。

      大浪淘沙,從1952年成立,這個民間演出團體頑強地生存了下來。眉戶,出自陜西眉縣戶縣的古老劇種,如一?;ǚN,在冷龍嶺下開枝散葉,在門源65年的傳承中已被融入了許多當地元素,吸收了眾多民間小調,唱腔多有改進,唱念道白摻入了本地方言,儼然成了具有了濃郁地方特色的劇種。而劇團演員到如今已傳承到了第五代,劇團的承繼與發展早已不再是困擾老一班的演員們的問題,6名新吸收的十幾歲的小演員們,已漸漸進入角色,已經好多次登臺演出了。

       老劇團的新格局

       

       近年來國家重視民族民間藝術的發展,從新世紀初起省州縣鄉及相關部門傾力為邊麻掌劇團添磚加瓦,給予了服裝、道具、樂器以及培訓指導等的支持和幫扶。2004年時任省文化廳廳長曹萍親自來了解走訪該團,并為時任團長陳明文和副團長葉培和爭取到兩個“全國民間職業演出團體學習班”指標。2016年州文化館一下子為劇團配備了幾十套簇新華麗的戲服、先進的活動式舞臺、20組舞臺燈光、大型功放和調音臺、10個耳麥,這些裝備使劇團已今非昔比,其基礎實力已相當雄厚。這些基礎設施,鼓舞了士氣、激發了演職人員的才智。目前,他們熟練掌握的眉戶戲大調有三十多種,小調近百種;一支由三弦、板胡、二胡、竹笛、電子琴為主,邦子、三板、碰鈴、司鼓、鑼、釵、鈸為輔的樂隊,使由唱腔、鑼鼓經、曲牌組成的眉戶音樂在演唱和伴奏中都達到了一定的水準。同時為使這種在門源扎下根來的“眉戶戲”得到保護和傳承,劇團被列入州“非遺”名錄,葉培和等四人被確定為“眉戶戲”傳承人。

      這個老劇團,幾度風風雨雨,幾度起起落落。如今趕上了好時代好政策,進入了又一輪黃金時期??粗B睡夢中都不曾來的先進的裝備華美的服飾,新老演職人員滿腔熱情,都攢足了一股勁,以他們固有的執著與堅守,排演了全本古裝戲50余本,折子戲39本,新編現代戲12本。他們以新的風姿,帶著戲臺和服裝道具,走了東鄉走西村,四處為群眾送戲??吹铰動嵹s來看戲的觀眾黑壓壓的匯聚在舞臺下,他們在舞臺上唱念做打激情煥發,以自己手眼身法步的扎實功底進入戲劇表演藝術的意境之中。

      劇團一改過去只在正月演出的傳統,一年四季都會不定期地忙碌演出,這些演出最多的是縣上邀請他們的下鄉演出。到正月了,出戲的鑼鼓聲和絲竹聲依然年年響起,以他們幾十年來對眉戶戲的熱愛,向世人宣告著這個已歷經六十七年歷史的草根劇團不變的堅守。

      2017年,劇團沒有消停,一直在演。年初演出了28場《高額彩禮》,十九大召開后,團長葉培和以最快的速度創作了賢孝《十九大精神放光芒》,及時組織劇團排練,又隨縣十九大精神宣傳文藝輕騎兵赴全縣109村7各社區演出了116場。還沒顧得上修整,幾個人緊接著又參加縣文化館舉辦的非遺傳承人培訓。葉培和團長和張發旺副團長又乘春節前大伙兒有點功夫抓緊聯系省上的戲劇老師和音樂老師對演員、樂手進行一次面對面的專業培訓。

      2018年,劇團更是忙碌,法德大舞臺巡回演出、戲劇進校園活動、省城中心廣場百姓大舞臺專場演出,進景區展演、春節演出,進村社社區、到機關外縣,忙的不亦樂乎。更叫人想不到的是,劇團的幾代把式們在唱了六十多年的眉戶戲,做了六十多年的尋根夢后,2018年劇團主要演職人員真正圓了“千里尋根”的這個夢想。短短一周,他們走遍了陜西省眉縣、戶縣、西安、臨潼等眉戶戲的發祥地,與娘家人進行了無保留的經驗交流、技藝切磋,藝人們如饑似渴探訪求教,并量比不足、尋找差距,還與陜西部分眉戶戲劇單位、曲藝協會及有關專家達成了文化合作的幫扶意向協議,此行不僅收獲滿滿,也使參與尋根的藝人們開拓了視野,提升了技藝,增添了把劇團傳承下去的信心和力量。為了有效盤活劇團,使眉戶這個非遺文化綿延留長,邊麻掌村兩委多方籌措,在村文化活動室布置了“眉戶戲百年歷史文化展館”,劇團六十多年來曾經用過的服裝、樂器,眉戶戲人悉心收藏的五代劇團人遺留下的珍貴物品和邊麻掌人自發捐獻的自己收藏的關于劇團發展的文史資料等,300余件展品,分門別類陳列,向人們講述著眉戶戲在邊麻掌厚重的歷史。為使劇團適應市場化運作方式,村黨支部牽頭創辦成立了“西灘鄉邊麻掌村興旺眉戶戲劇團公司”,為今后劇團公司企業化管理、長效化發展奠定了基礎,與門源縣其他非遺打包同臺運營,與其它文化產業捆綁共存,形成了新的發展格局。同時劇團致力于打造眉戶戲魅力品牌,征集確定眉戶戲劇團標識和村級特色藝術大門,進行商標注冊,并開發眉戶戲旅游衍生產品在商場、旅游景點、電子商務平臺等進行銷售,不僅推進了眉戶戲傳統文化發展,還增加了劇團收入。

      經統計,2015——2018年劇團參加各類演出活動近403場次,總收入732500元,人均收入34000元,為村集體創收18萬余元。 

      新的一年,冷龍嶺下,春色漸濃,這幫泥腿子藝術家們穿上戲服,一個個雍容華貴、美麗異常,他們的下頜高高揚起,臉上展示出他們生命中的高貴和精神上的富有,他們仍將不忘初心,有信心繼續為繼承民間文化、宣傳傳統文化、豐富群眾生活揮灑自己的藝術人生,為眉戶戲傳承發展注入不息的生命力。

      ?
      欧美真人做爰高清视频
      <address id="opoz4"><legend id="opoz4"></legend></address>
        1. <object id="opoz4"><var id="opoz4"><meter id="opoz4"></meter></var></object>

        2. <object id="opoz4"><font id="opoz4"><kbd id="opoz4"></kbd></font></object><pre id="opoz4"><sub id="opoz4"></sub></pre>